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內推小說 > 靈異 > 嬌華 > 1153 癲狂之人

嬌華 1153 癲狂之人

作者:糖水菠蘿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6-30 00:03:44 來源:繁體萬域

-

季盛上前,未出鞘的長劍在楚箏的臂膀上戳了戳。

楚箏閉目沉睡,紋絲不動。

季盛朝她身上那些傷口看去,又看回她的眉眼。

女子尚年輕,絕不超過二十五歲,一身中性打扮,

即便閉著眼,眉眼中仍有一股銳意,一看便是凶悍,極其不好招惹的人。

她身上這傷著實太多,幾處傷口不是劍傷,不是刀傷,更像是從山上摔下被樹枝刺的,

或者是長槍。

頓了頓,

季盛俯身去探她的額頭。

“怎麼這麼燙”季盛說道。

就在這時,

楚箏驟然睜開眼睛,一雙銳目凶狠,抬手便是一招擒拿,季盛立即後退,拔出利刃。

“住手1陳韻棋忽然跑出來,大聲叫道。

正要發動攻擊的楚箏因心力不支,雙手撐在土床上,抬眼瞪著季盛,還有遠遠躲走得趙琙。

陳韻棋看向季盛當真停下來的長劍,鼓起一些勇氣,跑向床邊。

“你冇事吧。”陳韻棋扶穩楚箏。

“滾開1楚箏推她。

陳韻棋攏眉,轉過頭來,目光看向趙琙。

“這位公子,”陳韻棋上前,側身福了一禮,說道,

“你們應不是惡人。”

趙琙將她和楚箏上下一頓打量,

說道:“我看你們倒挺像惡人。”

“小女子姓陳,遊州從信人,聽公子口音,是京城來的?”

“你們為何在這?”趙琙問。

陳韻棋又福了一禮:“我們被人迫害,一路亡命奔逃,流落至此。”

趙琙自她福禮的身段上收回目光,淡淡道:“禮數不錯,看來出自大戶人家?遇上劫匪了?”

“劫匪?”陳韻棋唇角浮起譏諷,“她怕是比劫匪更可恨。”

“哦,”趙琙點點頭,看向季盛,“收劍。”

季盛應聲,長劍收回鞘中。

“那你們慢慢躲著,”趙琙說道,“祝你們活得久點。”

眼看他帶著季盛準備離開,陳韻棋忙道:“公子!你們此時上去,恐是不妥!一群賊人窮凶極惡,他們正在辦喪事,

送山的殯葬之隊全被殺了1

趙琙腳步停頓,

看向季盛,

眼睛浮起狐疑。

“可信。”季盛說道。

“煩1趙琙叫道,轉身回來。

季盛跟著走來,對楚箏道:“你,起開1

楚箏大怒:“憑甚?1

“公子,她病著”陳韻棋哀求地看向趙琙。

“得了,”趙琙說道,“她先來的。”

附近有一張鋪著發黴了的青色薄布墊的竹凳子,趙琙上前把薄布墊扯開,一陣土灰飛起。

他抬手擺了擺,丟掉之後,在竹凳子上坐下。

季盛打量周圍,冇吃的,冇喝的,荒涼得不成樣子。

陳韻棋見他們安定下來,看向楚箏:“你繼續休息吧,我就守在這兒。”

楚箏的確快撐不住了,眼皮沉沉欲墜,周身每寸肌肉皆在發酸脹痛,她看她一眼,吃力地躺了回去。

但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尤其還是拿著利刃的主仆,楚箏註定睡不好。

身體將她拉入黑暗,她又被噩夢驚悸,半個時辰不到,身體一抽搐,自夢中睜眼。

“你醒了。”陳韻棋正拿著一方巾帕,細細為她擦拭額上虛汗。

楚箏一把將她的手怕掉:“不準碰我1

趙琙和季盛轉眸朝她們看去。

陳韻棋抿唇,點點頭:“好,我不碰。”

“真是賤得慌。”趙琙幽幽說道。

陳韻棋低著頭,臉色泛白,大感窘迫。

趙琙收回視線,目光看向牆上那幾個小孔。

說是小孔,其實能夠隱約看清外麵的景色,就是看多了,覺得眼睛疼。

忽的,趙琙像是想到什麼,抬眼朝陋室其他地方看去,目光一一掃過室內每一處。

“少爺,怎麼了。”季盛低聲問道。

“我覺得很怪。”

“怪?”

趙琙想了想,起身朝上麵走去。

陳韻棋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們。

卻見他們冇有真的上去,而是站在了路口處。

“少爺?”季盛不解。

“太可怕了,”趙琙喃喃,“好可怕。”

“哪裡可怕?”

“我們剛纔在下麵看到了什麼?”趙琙問。

季盛握緊手裡的長劍,嚥了口唾沫後,道:“少爺,在下麵所見,確實可怕,但是您剛纔也冇這麼怕,怎麼現在才”

“你不覺得,這整個屋室,就像是女人已孕的肚子?”趙琙抬手比劃,轉身朝長竹編條案幾走去,繼續道,“而這個位置,像不像我們剛纔所見,那被剖出來得胞宮?”

季盛抬頭朝周圍看去,皺眉道:“似乎,還真有一點。”

趙琙繞過岩石壁,看向下麵:“我們上來得這條路,形狀與赤豉相似,微有穹窿,可不就是”

有女子在場,季盛不好說出口,不過雞皮疙瘩起來了。

“少爺,這真是個狂人。”季盛說道。

下麵那些“展覽”,可說是瘋子,而這一整間挖在深山裡的陋室,簡直太癲狂了。

過去好一陣,趙琙低低道:“趙慧恩,為什麼會跑這裡來?”

“而且,他至今還未上來。”季盛聲音同樣很低。

“彆指望他上來了,”趙琙說道,“死定了。”

那日在客棧撞見趙慧恩在轎中喬裝打扮,趙琙便一直跟到這裡。

不過趙慧恩不是直接過來的,衡香到阮家裡總共才小半日路程,趙慧恩卻這躲躲,那藏藏,手裡拿著張尋寶圖一般的東西成日琢磨,昨夜才尋到此處。

趙慧恩身旁原有八名手下,如今一個接一個,至少有五人死在了這下麵。

眼看形勢超出控製,趙琙便也不留了,立即帶季盛離開。

餘光注意到一直盯著他們看的陳韻棋,趙琙朝她看去,濃眉微合:“你看什麼呢?”

陳韻棋本也冇聽懂他們在說什麼,聞言輕輕低下頭:“對不起,小女子失禮了。”

趙琙看向楚箏,見她又昏死,道:“這位,是你的什麼人?”

“同路人。”

“我看她拿你當仇人。”

陳韻棋語聲始終謙卑:“她性子略急,脾氣略不好,人大抵還是不錯的。”

“你猶豫了,可見不是,”趙琙回去竹凳,擺手道,“隨你,反正你們是同路人,我們是過路人,你愛捱打,愛捱罵,那是你的事。”

陳韻棋微微頷首,細弱蚊聲:“嗯。”

她才應完,上麵忽然響起石門被挪開的聲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